蕭赩玦

吳邪生賀,邪帝生日快樂!
※ooc無極限
※文筆極差,非常差
※全程瞎掰胡扯,想到什麼寫什麼
※一如既往的爛尾

“小邪,生日快樂。”

消失了一整天,最後卻滿身沙土的出現,不難想像對方究竟是去了何處,但是...

“齊羽!你也知道今天是小爺我的生日呀!你還一整天都不見人影!”

吳邪有些咬牙切齒的望著對方,惡狠狠的說著。
身上沾染著的沙土,一眼便能看出這一整天是去做什麼了。
即便知曉對方的身手和道上南瞎北啞差不到哪去,但眼神還是有些擔憂的望著對方。

你問這是誰?哎呀呀,就是那個把齊家丟給瞎子,害瞎子常常被解當家踹去睡沙發的那個齊羽嘍。

“小邪,我這不是為了我們的未來嘛。”

這麼一句話,吳邪並未馬上反應過來。

“光是我們的家底,便能讓我們過完下半輩子了,並不需要再冒著生命危險去下斗呀。”

“呵呵…小傻瓜...”
“長生解除了,我啊,能陪你終老了。”

齊羽笑的溫潤如玉,身上還有些書卷氣,一如當年....

“你媽!能不能先把人皮面具拿下來再笑!看了很不舒服!”

喔喔,忘了說,齊羽有個怪異的愛好,就是帶著吳邪的人皮面具到處跑。

這不,咱們的小三爺又炸毛了。

“誒誒?別拿大白狗腿呀!謀殺親夫啦!”

由於戴人皮面具太過多次,所以摘面具的速度也比一般人快上許多。
就這麼一句話的功夫,面具便從臉上下來了。
其實齊羽本身長相也不賴,就是因為那詭異的愛好,導致沒多少人見過他的真面目罷了。

“謀殺親你大唔...”

嗯,一言不合就親,很優秀。(ㄍ

你問我之後?當然是月光正好春色無邊,好孩子別聽別看啦。

後記
嗯...其實本來想讀書的,結果...嗯...
以上文章,若有重複便告訴我,我刪。

生平第一次被鎖文,覺得可怕。(驚恐jpg)
不是很懂為什麼被鎖,但還是改發圖片了,這下子應該是不會再被鎖了...吧…(?)

《自以為是的後悔》

在畢業前的最後幾個月,也就是3月多的時候,他開口向他暗戀了三年的學長--莫赩,告白了。

「學.學長,我喜歡你。」

莫赩愣了一下後笑笑的說道:「我也喜歡你呀!」

吳玦有些不敢置信的抬頭望著對方,卻聽到對方後面補了一句他最不希望聽到的話:「就像我喜歡其他人一樣。」

吳玦頓時慌了:「我說的是認真的。」

莫赩靜默了片刻後,認真的開口:「只要你能放下這段感情,我們可以繼續當朋友。」

「好,但可以明天再放手嗎?我想保持這一段感情最後一小會兒。」

雖然此時對方的笑容讓莫赩隱隱不安著,卻是被他自己給忽略掉了。

人都開口了,莫赩自然也不能太刁難,爽快的同意了。

——頂樓的風景真的很好呢,能看到比教室看出去更寬闊的海洋,而不被窗沿框住視線,只可惜以後看不到了;只可惜不能再跟你開玩笑了,只可惜你並不愛我;只可惜……這一切都是我自己想太多了……
                     

——手腕上的劇痛和左胸口的疼痛幾乎快掩蓋掉這份暇意。
莫赩,我很怕疼的,這一次你可還會來替我擦藥吹氣呢?
嘴角勾起一抹得到解放般的幸福笑容,重心微微前頃,就這麼直直的從9樓往下墜落。

                          

當莫赩看到吳玦留下的紙條,趕到現場時已經晚了。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瘦弱的身子被遮陽棚彈起,再重重的摔落在地上,鮮血浸染進磁磚與磁磚間的空隙,手腕上深深的傷口昭示著主人的心碎決絕。


小玦,你不是很怕疼的嗎?
為什麼選擇了這種死法呢?
是在報復我對你那麼狠嗎?
你起來好不好?我知道錯了呀!我後悔了呀!你別再跟我開玩笑了,愚人節都還沒到呢,快起來啊——
                   

緊緊的抱著對方,除了顫抖的身軀和臉頰上滑落的液體,沒有任何跡象可以證明他哭了。
                 

莫赩此時為他的自以為是付出了血淋淋的代價,但這個血卻不是他流的,而是他喜歡了4年的吳玦流的。

手上攥著的紙條,內容令人心碎,足以逼瘋人。

“莫赩,我吳玦喜歡你,很喜歡很喜歡,很抱歉你要我放棄對你的感情、我做不到。為了不違背諾言,只要我的明天一直到不了,那麼我就可以一直喜歡著你了吧”

他後悔了,他真的後悔了。
卻也無力阻止挽回了。